为了在北京买房我和我那个农民工老公离婚了

  不管这个时候你在做着什么,都可以将我设置成你的背景音,希望陪你度过一段轻松慵懒的时光。

  这其实是对她的最初印象,奈何心理学上的“首因效应”影响,多年过去也总挥之不去。

  和Z先生恋爱之初,我就被他明目张胆地带到公司食堂去吃饭,食堂里第一个瞧见我们的人就是肉粽小姐。

  花领衬衫配褶摆裙,肉粽小姐扭着屁股咧着嘴巴咯噔咯噔跑过来,手里端着满满两人份的午餐。

  “庄穆大帅哥,这位美女是嫂子吧?晚上老地方请客呀!”肉粽小姐毫不客气地坐在我们对面,一边两眼放光地盯着我们,一边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这位是公司库管付琴,叫她肉粽就行,名如其人。”Z先生一边把对面吃得喷喷香的肉粽小姐介绍给我,一边不忘调侃她。

  他们是相处5年的老同事了,加上销售部的其它几个年轻人,俩月一大聚,一周一小聚乃是这群北漂青年的下班后常态。

  饭后,这个自来熟的姑娘,毫不客气地当着我的面“壁咚”Z先生在食堂走廊:“晚上必须请客!”

  “你一个已婚妇女注意影响!”Z先生推开她,拉着我走了,身后是那姑娘不罢休地追问。

  租房在北五环外的城中村,每个月300块的房租外,她用2500块的月薪极力修饰着自己圆润的小脸蛋。

  肉粽姑娘渴慕大城市的光影霓虹,不顾家人反对决定只身闯荡。为了拴住爱情,阿发先娶了肉粽姑娘,借钱置办了气派的酒席。

  婚礼上一般新郎都会起誓一生呵护新娘之类的动情话语,阿发却说:“你去北京的房租生活费我给你按月打过去。”

  后来当肉粽姑娘在光鲜的写字楼喝着速溶咖啡时,在石家庄的某个工地上,她的丈夫阿发却在挥汗如雨地搬砖卖苦力。

  “阿发,你动作快点!十点不到就离婚!”那天晚上,我们果然被拉去Z先生一帮同事们的“老地方”喝酒了。

  肉粽姑娘喝多之前聊的都是迪奥古奇香奈儿,宝马奔驰保时捷,仿佛她是生在京城的千金小姐,她的生活于我而言是高不可攀的。

  几个电话催促阿发之后,她的奔放率性因为酒精的作用变成了暴躁,不停地发起牢骚。

  她拉着我的手说没有好命找上Z先生这样的高富帅,阿发宁可去当农民工都不肯到北京工作,他们异地婚姻两年,快要绝望了。

  说完这狠话,肉粽姑娘的醉意之中又带了一丝狰狞,我回身一看,原来阿发狼狈地赶到了。

  时间是22点20分。阿发迟到了20分钟,像歌手王杰一样忧伤的眼神里写满了惊恐和担忧。

  包扎的时候,我问阿发为什么不躲,他说肉粽有气,让她出吧,上次开车在路上吵架就没出够气,开奖结果,差点翻车。

  阿发自卑是高中毕业没有大学文凭,不敢来京城闯荡,生怕给肉粽丢脸。他想把赚的钱打过来给她,满足她买名牌的虚荣心。

  也许因为当时他们只有23岁,以为钱可以代替陪伴,一方用真诚又自我的方式努力去迎合另一方高不可攀的愿望,就是对婚姻的尊重。

  肉粽每一次需要阿发的时候,只有在深夜才能见到。因为唯有这个时候他才能放下砖头,穿越几个城市来看她。

  她哭掉了眼影,吐字不清地说自己穿的用的都是假名牌,一心想掩盖儿时的贫穷,却总怕别人看穿。

  “我来北京之前在村里天天下猪圈掏粪,后来推着大板车去镇上卖菜,一身的猪屎味,被人嫌弃,你知道吗?后来我总觉得那些味道走到哪都洗不掉一样……”

  我轻轻地闻了她的头发,分明是浓浓的发香和香水味的混合浓香,这个悲伤的姑娘,却执意要疯癫的活着,醉着,仿佛这才是都市的人生一样。

  那天夜里,阿发又迟到了。凌晨12点,天降暴雨。淋得像落水狗一样的他赶到KTV时看见肉粽姑娘抱上了另一个男人。

  京城深夜漂泊大雨,后来夹杂了冰雹,KTV包厢里鬼哭狼嚎,包厢外,阿发蹲在走廊边上呜呜大哭。

  第二次参加肉粽姑娘婚礼的Z先生扔下红包就找借口带我走了。醉生梦死那些年,阿发也算是他的好兄弟。

  肉粽姑娘和阿发离婚后在通州梨园买了一个二手小两居,她毫不避讳地炫耀自己为了买房倾家荡产,她的新老公是如何辛苦加班。

  我翻开朋友圈肉粽的婚纱照,一脸幸福的肉粽旁边是一张像被熊舔过的脸,目测一下他的身高没有一米六,头发稀少,颜值吓人。

  婚宴那天晚上,角落里不曾吭声的低矮研发经理谁曾想得到会赢得了肉粽姑娘的芳心。

  阿发被肉粽甩得很干脆,小鱼儿心水高手坛为了离婚,肉粽不惜净身出户的。当然彼时做洗车行赔钱的阿发离婚前也一穷二白。

  肉粽姑娘没多久就开上了研发经理的京牌汽车,她们夫妻相随,朝九晚五相伴,成了公司一道辣眼的风景。

  没多久,Z先生离开了工作五年的公司,也卖掉了北京的房子,我们搬去了燕郊。

  肉粽经常会在朋友圈撩我们去她在北京的房子做客,炫耀她给研发经理生的一儿一女。

  那一刻,我觉得仿佛乾坤逆转,调侃Z先生:“你不是人家眼中的高富帅吗?现在怂了吧。”

  “得了吧,也就你看得上我这高负债!还是研发经理宰相肚里能撑船,不仅赚得多,还能容人……”

  半个月之后,我们俩的手机里收到一堆肉粽姑娘群发过来的她和研发经理在巴厘岛的度假照片。

  碧海蓝天,白沙滩,映衬着肉粽姑娘和研发经理那变形脸的油光,着实令人笑出眼泪,但这一切不都是她想要的吗?